12320

手機版

微信公眾號

【抗疫】追蹤疫情傳播,看流調“偵探”如何大顯身手

2020-04-03

  記得在大學的流行病學課堂上,老師曾這樣為我們描述流行病學調查:“流調看似是一種常規的手段,要學會察言觀色,更要讀出內心的潛臺詞,個中真諦并不是課本能夠給予的,你們要在實踐中去細心品味。”

  很多人對老師這番話其實并不理解,以為這是件能用“一問一答,分分鐘搞定”的事情。現如今,工作已滿8年,越發感覺到其中蘊含著百般技巧,甚至堪稱一門藝術。

  曾多次被問及流調工作的意義,我的回答是:流調就好像“拔起蘿卜帶出泥”。“蘿卜”就是確診病例和疑似病例,“帶出的泥”就是我們要找的傳染源。找出潛在的受害者,第一時間阻斷疫情傳播。其過程需要剝絲抽繭,去偽存真,梳理證據關聯性,把千頭萬緒都化作一個切入點,最終呈現一條完整的證據鏈。

  流調如同斷案  追尋線索 還原真相 

  《神探狄仁杰》曾是我最喜愛的一部電視劇。劇中,狄閣老明察秋毫,屢破奇案,看似有如神助,實則與他在分析案情時的細致入微、心思縝密、處世不驚有很大的關系,能夠將看似沒有關聯的線索,通過假設與推理聯系在一起,再經過反復論證與推敲后最終找出真相。

  流調工作雖不如斷案一般驚心動魄,但為了從受訪者那里得到真正有價值的線索,還原事情的真相,縝密的思維邏輯和溝通技巧也是必要的。 

  在以往的調查工作中雖然得到沉淀和積累,但面對新冠肺炎患者和密切接觸者,情況又不一樣了。他們往往焦慮、恐懼、抗拒、遺忘,甚至可能還有欺瞞,這些都可能會摻雜在溝通交流中。如何在這種氛圍下讓他們愿意張口說話,又如何從他們的回答中抽絲剝繭,獲取有價值的線索,都是每名流調人員需要面對的考驗。

  我在武漢疫情防控一線,通過近期的實戰,感受到自己的認知與能力都得到了提升。

 

  溝通記錄有絕招  抽絲剝繭 去偽存真 

  

  一名合格的流調隊員必須具備以下幾方面特質:

  一是要有責任心和耐心。流調報告不僅是一份記錄,更是一份檔案,是為今后防控決策、診療方案、科學研究打基礎的重要內容。多次詢問,確保仔細,反復核實,是做好記錄的核心要義。比如,雖然有時遇到當地老百姓地方口音濃重,但也絕不能因沒聽懂就胡亂填寫,更不能模棱兩可。

  記得在和一位67歲老大爺溝通時,就“是否有胸悶”的問題反復溝通了不下7次,用了近5分鐘時間,才在“是或否”的項目上下筆。只有這樣,流調記錄才能成為無需翻案的“鐵證”,也只有這樣,才能保障更多人的健康。

  二是要注重溝通技巧。在這場疫情的流調中,面對受訪者焦慮、恐慌、抵觸、煩躁、抗拒的情緒,如何平復他們的心情,讓他們能張口回答是最關鍵的,而這些就需要良好的溝通技巧。首先,要做好人設,流調員不是“黑面神”,更不是“執法者”,這些人設都不如“鄰家小哥”更有效果,在極端的案例中更是如此。

  讓我感觸最深的是一次進村開展流調,受訪者是一名新冠肺炎患者的妻子。由于丈夫在多年前因意外患上了精神疾病,所以家中所有的重擔就壓在了這名略顯黑瘦、年過半百的女人肩上。家中的不幸讓她極度敏感,對我們的來訪也非常不滿。當時,我沒有開門見山,而是先和她拉家常,最終打開了她的話匣子,她從家里不幸,再到感染經歷一股腦都傾訴出來。在我即將離開的時候,她還不忘表達謝意,感謝我們能耐心聽她“絮叨”。

  讓受訪者轉變,正是源于對話間采用的不是簡單的問與答,也不是質問,而是與受訪者平等交流。在這個過程中,有時受訪者的記憶會存在斷點,要通過語言去幫他回憶,為他提供線索指引。對于一些細節內容,更是要通過不停地變化問法,“套出”需要的關鍵答案。

  三是要善揣質疑,尋找證據。很多時候,出于回憶偏倚或者主觀上的有意隱瞞,獲取的答案并不一定真實、全面。倘若不加思考、全盤接受,流調的意義就大打折扣了。這需要對受訪者的回答進行主觀判斷,要通過驗證內外部相恰性,主述前后是否一致,有無邏輯上的錯誤。對重要回答要先打上問號,在問答的時候加上一些邏輯問題,來驗證回答的可信性,或者觀察與其他證據線索是否匹配,包括同行人員的描述,以及醫學資料等。

  例如,在一次電話流調中,一位患者的兒子斬釘截鐵地表示父親的肺部檢查表示無異常,但這與我們掌握的資料不符。于是我們又從就診醫院調取了影像學資料,最終確定患者的真實情況。

  四是要注重細節,學會縝密推演。在流調工作中細節很重要,例如受訪者與確診患者近距離接觸的時候,是否戴口罩,是否有揉眼睛、挖鼻子的情況,患者是否有打噴嚏。例如,一個人在發生交通意外后就診時,影像學檢查提示疑似新冠肺炎,而此時,如果單考慮患者平時的活動軌跡,看似無誤,但這并不完整,還要考慮到發生交通事故時的具體情況,并推演過程,比如患者是否戴口罩,司機是否近距離查看傷者傷情,有無其他人員在此過程中與傷者接觸,報警人何情況,救護車上有誰同行……這些細節問題都要考慮到。

   

  五是注重日常積累與沉淀。為了讓流調工作精準化,流調報告往往被制成表格,如果照本宣科,容易把受訪者問“煩”。尤其是對于一些醫學名詞,要加以“翻譯”,用受訪者聽得懂的語言提問。比如“密切接觸”這個名詞,其實很多人不是特別了解,可以用“這幾天都見過那些人”“有沒有和誰聊過天”“和誰一起吃過飯”來表達。再比如,“安全距離”可以“翻譯”成“你們離得有多遠”“是否都戴口罩”這些簡單的問句,要在平時的工作和生活中注意不斷摸索與積累。

  如果醫生是與死神對抗的人,那么流調隊員就是那群與時間賽跑的人,而我很高興能成為其中的一員。

 

 

 

  文/ 國家流調排查和巡回督導組隊員、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副研究員 張宇 

    來源:健康報醫生頻道公眾號

 

相關新聞:

文件附件:

东方6+1走势图走势图